现在位置: 首页 > 典型案例 > 正文

患上尘肺37年讨不回的公道

来源: 作者: 4年前 (2015-04-12) 患上尘肺37年讨不回的公道已关闭评论

患上尘肺37年讨不回的公道

这几天接待到一个特殊的求助者,特殊在不是他年龄大患上尘肺病,而是患上尘肺病后维权37年,先后到北京、省城上访的次数连自己都记不清楚了,病情一天天在加重,不知道生前还能不能看到公平来临的那一天。

孔德合,男,汉族,现年65岁,家住河南省沈丘县周营乡孔营村第五村民小组。

老孔说1969年8月从部队退伍后,经体检合格,被河南省平顶山矿务局梁洼煤矿招收为正式工人。当时,刚满20岁,被分配至第一掘井队,当上了一名掘进工。负责井下打眼、放炮、顶架等方面的工作。每个月大概收入是97块钱当时因为工作环境差,大量吸入煤尘,1979年5月被平顶山矿务局职业病防治所诊断为一期尘肺合并肺结核。患病后身体越来越差,经常请假看病再加上老孔天天找煤矿要工伤待遇,1984年煤矿为了安抚老孔,煤矿为他办理了退休手续,让他在家安心养病,还往家里送了一车煤和300块钱,老孔也安宁了两年。到了86年2月煤矿派人以为他发放工资需要为由要走了退休证和矽肺证。86年4月份老孔再次住院后找煤矿报销医药费被告知需要出示矽肺证,找到向他要走证件的人员,却被告知退休证和矽肺证已经丢失。矽肺证莫名其妙的丢失导致老孔从86年至今的医药费高达30多万元分文未报。

为了找回丢失的矽肺证,老孔走上了上访之路。终于在2011年7月上访到省政府引起了相关领导的重视。为其调阅了当年的诊断材料及胸片。老孔发现档案袋里自己的胸片已经被偷梁换柱,在疑心重重的老孔多次要求下,也调阅了比自己晚两年因为矽肺病办理退休手续的孔德星的诊断材料。孔德星的诊断结果是尘肺一期合并肺结核,并且一眼就认出自己当年诊断室拍的胸片就在孔德星档案袋里。带着种种疑问孔德合质问了同族兄弟孔德星。孔德星无奈之下说出了隐情,当年为了能办理退休手续,给相关领导送了个红包,至于怎么偷梁换柱的就不愿多说了。至此,真相大白,在老孔的再三要求下,平顶山职防所为其补办了一期尘肺合并肺结核的诊断证明。老孔本以为可以讨回公道报销医药费了,当年工作的煤矿已被平煤集团收购,交接时也曾职业病患者做出了处理意见,但也成了一纸空文。多次上访,也遇到领导多次批示,遇到最多的都是领导能找到各种推脱的理由。

老孔的身体越来越差,近几年只能在春夏季节才能勉强在妻子的搀扶下外出,但他从没有放弃过。又是一年春天,老孔又开始了维权之路。从老孔79年患上尘肺病至今37年了,《职业病防治法》已经修改了多次,但还是未能保障到老孔的权益。

敬佩老孔多年来维权之路很艰难,但还坚持在走,只能默默祝他好运。

患上尘肺37年讨不回的公道

患上尘肺37年讨不回的公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