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正文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来源: 作者: 3年前 (2016-04-29) 沙发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走了不到五十米,赵品训便放下肩上的担子,蹲在地上休息,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说,放在以前一口气可以挑到田里。2015年一次咳嗽咳出了血,让本就贫困的赵品训陷入了困境。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在卖掉祖业和亲戚朋友的帮助下,筹到了八千块钱,弟弟赵品仁把二哥赵品训带到了长沙看病,被查出尘肺病晚期。弟弟说,二哥没出过大山,也不认识字甚至连普通话都听不懂,摄影师在和他沟通时,都需要弟弟在一旁翻译。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六十年代出生赵品训看上去要比同龄人苍老许多,他一个人还住在九十年多年的老宅中。老屋家徒四壁,墙上的装饰物是当年父母在世的时候添置的,父母去世快二十年了。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赵品训生活在湖南省新宁县的光安村鸡公岭小组,一个不到二十户人家的村小组,被查出尘肺病晚期就有四个人,这也包括弟弟赵品仁。新宁县地处湘西南,这里锑矿资源丰富。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这里的大山深处藏着许多的非法矿洞。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赵品训从十几岁开始就跟着自己的大哥进矿洞打炮,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后来弟弟赵品仁也加入了这个队伍。他们所在的光安村,四五十岁的男子都有在矿场工作的经历,最近几年也经常会有得尘肺病晚期而去世的村民。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赵品仁每天都会不自觉的摸摸自己的胸顺顺气,尘肺病早期不会有明显症状,气短胸闷是尘肺病中晚期的特征。赵品仁说,当年在坑道中吃了不少灰,当时自己也不懂什么防护措施,现在想想也后悔。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赵品仁是2012年确诊的,之后每年要到长沙或者柳州去洗肺,治疗费用全靠打工的子女维持,几年时间已经花掉了十几万。赵品仁说,赵品训是他二哥,他们还有个大哥,也是2012年确诊尘肺病晚期,花了不少钱去治病,但在去年去世了。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之前做工的矿场属于非法开采,现在都被关停了,当年赵品训和弟弟是在各个矿厂流动打工,找不到负责的人,很难维权。尘肺病也没纳入农村医保,治疗费用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虽然村里给赵品训办了低保,但是面对高额的医药费,至今单身的赵品训很难负担得起。虽然自己患病在身,但是每天还是得出去放牛和做些基本的农活,这是赵品训收入的主要来源。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一天志愿者来村里免费拍寿照,哥哥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弟弟拍完把自己的外套和帽子借给赵品训,这样才够体面一点。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赵品训坐在厨房吃饭,一日三餐每餐都是一大碗米饭和一叠蔬菜。弟弟赵品仁说,二哥有时吃不惯了,会经常来他家这里蹭饭。

[图]湖南一家兄弟3人同患尘肺病,大哥至死也没拿到赔偿

傍晚,赵品仁坐在家门口的木材上,这些木材是他和二哥赵品训做棺材用的。每隔几分钟赵品仁都要咳嗽几次,咳得难受时就低头缓缓。第三次去长沙看病时,医生就告诉赵品仁,如果看完这次回家半个月后还不见好转,就很难治愈,只能靠药物缓解疼痛。

图文来源:腾讯图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