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雕师傅的尘肺阴影:同屋8人7人患尘肺

2017-12-01 17:58 评论 0 条

玉雕师傅的尘肺阴影:同屋8人7人患尘肺

11月22日,小雪节气,“中国玉雕之乡”河南省镇平县迎来了冬日里难得的暖阳。晁陂镇齐营村,头发斑白的玉雕师傅周志军走到门外,望向村口的路。

他在等。

这次,他等的不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璞玉,而是中国煤矿尘肺病防治基金会(下称基金会)送他的家用制氧机。

没戴口罩的年轻人正在雕玉

没戴口罩的年轻人正在雕玉

蒙尘的玉石

在中国,几十万人和周志军一样在等待制氧机。这是一个动态数据,而且统计不够全面,难以覆盖它所描述的群体——尘肺病患者。周志军是齐营村人,刚到花甲之年。2003年,周志军到河北保定一家玉石加工厂打工,封闭、粉尘弥漫的环境,让同屋工作的8个人中,7个患上了尘肺病。

周志军的大儿子周文龙也去了保定。2015年,周文龙去世,诊断书上写着“矽肺三期”。这是一种由于长期吸入大量游离二氧化硅粉尘所引起的、以肺部广泛的结节性纤维化为主要病征的疾病,是最常见、进展最快、危害最严重的一类尘肺病。周志军的小儿子也做玉石加工工作,所幸尚未患尘肺病。周志军的故事被人所知,源于微信公众号“深一度”11月10日的一篇报道《尘肺病人周志军:儿子用过的二手吸氧机,如今传给了他》

十几天前,是李军令带着媒体来到了周家。据他介绍,父子皆病,在这附近不止周家一家。李军令今年38岁,个头不高,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若不是他自己告知,完全看不出他已经是尘肺三期,数次出现胸腔积液。他的笑,总是伴随着咳嗽。

和周志军、周文龙不同,李军令的尘肺病是在家乡石佛寺镇得的。石佛寺镇是镇平县玉雕产业的主阵地,河南省玉文化产业基地,几乎家家户户都挂着玉石加工的牌子。李军令曾在镇上一家玉石加工厂做工,和他同时做工的6个人中已有4人因尘肺病去世,离去的人中,最小的19岁,还有2人是亲兄弟。

难言的村庄镇平,这个有105万人口的县城里,有30万人从事玉雕行业,其中从事玉石加工的有13万人,个体户1.5万多家。

招工的多是规模稍微大点的加工厂,更常见的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作坊。摆在门口的简易桌上铺着布,放着几块玉蝉,栩栩如生,油光发亮。作坊内放着几台打磨机。有顾客上门时,店主就出来招呼,没人时,便坐在机器前做工。

玉石加工,先要对大块原石进行切割。切割机高速运转,火花四溅、尘末横飞,工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的石头,小心翼翼,防止切到手。然后是细雕。工人拿着雕刻笔,对着细细的水流,一刀刀雕琢。“你这手上沾了好多粉。”

“有水,没水才要沾呢。”女工抬起头,年轻的脸庞,落满了白色粉尘的鼻孔。做工的大多是年轻人。许是忘了,或是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们很少戴口罩。

当镇平县政协教科文卫体委主任李殿林说到相关情况时,神情复杂。全世界所有玉种在这里都能加工,镇平借此打响了在国内甚至国际上的名声,镇平玉雕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以个体户为主的经营方式,让职业病防治在这里几乎是一片空白。尘肺病是我国最严重的职业病之一,其患者占所有职业病患者总数的90%。目前,我国通过确诊上报的尘肺病患者累计达80余万例,每年新发患者近3万例。

但并不是所有患者都在册。

镇平县就是如此。县里有多少尘肺病患者?谁也说不上来,许多人不愿意往外说,因为会引来非议。“得病的大多是三四十岁的劳动力,上有老下有小,说了就找不到活儿了,家也散了。”李军令说,有人曾因曝出患有尘肺病而离婚。

周志军试用制氧机

周志军试用制氧机

冬日的阳光

中午11点50分,两辆汽车停在了周家门口。基金会定点医院——河南省煤炭总医院(河南省煤矿职业病防治医院)院长刘章锁、中国平煤神马集团职业病防治院(下称平煤职防院)肺灌洗中心主任李国锋为周志军送来了制氧机。11月10日的报道发出后,被多家媒体在网上转载。基金会理事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黄毅也看到了这篇报道,当即决定捐赠1台家用制氧机给周志军,并确定平煤职防院为其协助医院。

“快试试,看怎么样。”李国锋调好制氧机,请周志军坐下。机器里的水“咕噜咕噜”响,周志军的神情十分安宁。老伴王爱玲站在一旁,安静地望着他。

十分钟后,周志军取下了吸管。“好受多了,谢谢,谢谢……”

周志军坐着的地方是南屋,往里走,是他们夫妻俩的卧室。床边放着那台大儿子用过的旧机器。挤在一起的桌子上,堆满了他和老伴吃的药——王爱玲前年做了乳腺癌切除手术,现在还在化疗。“你看,头发都掉了好些。”周志军伸手摘掉老伴头上的红帽子。

“哎呀,别摘。”王爱玲显得有些不好意思。生活的磨难让这对夫妻的手牵得更紧了。和老两口一起生活的还有96岁的老父亲和三个孙子孙女。堂屋的墙上贴着奖状,那是小孙子的。

“学习一般。”口上说着,老两口的脸上却带了些许骄傲和希冀,一如屋外的阳光。

明日的田野

“就目前技术来说,尘肺病还很难治愈,但可以通过治疗控制病情,提高生活质量,争取让病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刘章锁说,制氧机可以帮助患者及时补充氧气,延长生命。现在,国内制氧技术的进步,为氧疗设备微型化和家庭普及应用提供了可能。尘肺病问题的解决,最难在根治,关键在预防。煤矿是尘肺病高发行业,防治工作是系统工程。在标准化矿井验收中,职业病防治已成为重要考量因素之一。

但在煤矿之外,还有大量尘肺病患者,特别是如周志军、李军令一样的农民工尘肺病患者,其治疗得不到保障。我国职业病防治机制是在劳动保险制度基础上建立的。上世纪90年代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时期,政府对新兴的私企加入工伤保险无强制性要求,致使其职业病预防基本处于空白状态。

近些年,国家对于职业病防治越来越重视。2010年修订的《职业病防治法》和2011年修订的《工伤保险条例》,建起了适应新形势的、完善且严格的新制度。《“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意见》《国家职业病防治规划(2016—2020年)》,一步步画出职业病防治的蓝图。同时,多种社会力量也在助力尘肺病防治工作。如成立于2003年的基金会,广泛募集社会资金,开展尘肺病防治、科研和新技术推广工作,已启动了尘肺病康复工程、预防工程,设立了农民工清肺救助等公益项目。目前,已筹集投入善款1.5亿元,救治尘肺病患者近20万人。“尘肺病人家庭氧疗公益救助项目”是基金会开展的五大公益救助项目之一,拟于5年至8年间,为尘肺病患者募集并免费发放5万台制氧机。

治疗技术也在不断进步。河南省煤炭总医院、平煤职防院等基金会定点医院采用的综合治疗、肺灌洗治疗、岩盐气溶胶治疗及中医中药等治疗方法,在尘肺病的治疗、康复中取得了一定疗效。刘章锁介绍,目前,医学界正在研究尘肺病的细胞基因靶向治疗,以期通过基因工程技术,彻底根治尘肺病。周志军等来了制氧机,但全国没有等到的、正在等待的尘肺病患者还有很多。

周家门前,是一片田地。冬小麦的幼苗在阳光下舒展,如果得到精心照料的话,它们将扛过寒冬,迎来万物复苏的春天。

版权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著作权归原媒体或作者所有,如果本站转载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lcf@qdsg.org.cn,我们将及时处理。

发表评论


表情